香蕉在线播放观看视频app

南蛮丛林的面积巨大,有着三个大夏雷州大小,被大量密林和植被整个全面覆盖,而且一年内,有大半日月都处于降雨之中,因此自天际降下的水量,难以用量来计数。

水乃生命之源,对于植物和蛮兽而言,水或许比土壤还要重要,天际间降下的雨水,渗入大地之下,汇聚成了一条条庞大复杂,相互交错的地下暗河,密林间的无数植被将根系扎下,吸收着水分,快速而又茁壮的成长。

处于地面之下,漆黑无光的地下暗黑,并不是完全密闭,有着许多类似于洞穴一般的空间,因此能够浮出水面进行换气和修整,此时,一道瓮声瓮气的声音响起在地下某一暗河洞穴之内,并且不停环绕。

“南蛮丛林地表之上温热潮湿无比,没想到这地下暗黑内的水,竟然如此冰冷刺骨。”

说话声来自玉龙关盾山军精锐小队,猪牛羊三兄弟中的张牛,此时负责入侵矮山内部任务的一行人族精锐正在暗河中的洞**进行第一次修整。

作为队伍之中总指挥的彭木自怀中取出一颗侦查守卫,轻轻插在洞穴的地面之上,随后众人周围的视线大亮,黑暗被整个驱散,变得清晰无比,随后彭木厚重的声音响起。

“全员喝净化药水补充元气,原地修整一百息,等前方探查的山子和小刀归来,张猪,张牛你们二人去周围警戒一番,看看洞穴之内有无地底生物存在,张羊给我看看你的伤势严不严重。”

彭木语毕,魁梧的身子走向一旁捂着肩膀的张羊,卸下后者几乎被咬烂的臂甲,露出左肩之上了鲜血淋漓的巨大伤口,伤口由某种生物撕咬产生,齿印深可见骨。

队伍之中的其余人纷纷按照彭木的指令快速行动,本次参与矮山内部入侵队伍的人数一共有十人,四甲,四力修戟士,两斥候。

甲士为玉龙关盾山军原彭木小队四人,大戟士同样来自玉龙关同一小队,而斥候便是暗刺军的山子和小刀二人。

彭木伸出右手,轻轻在张羊的伤口处一捏,随后神情微松,轻轻开口道:

“还好只是皮肉之伤,未伤及筋骨,万幸,来喝下这瓶神药。”

绝美秀气江南女

额头冒汗的张羊一声不吭,皱着眉头喝下彭木递过来的一瓶生命之水,刹那之后,肩膀上的伤口处便被一层浓郁的绿芒所笼罩,被撕裂开来肌肉开始一阵怪异蠕动之后,新鲜肉芽不断长出,随后张羊的眉头逐渐舒展,开口道:

“此水不愧冠以生命之名,真是令人叹为观止。”

“陛下所赐之物,皆夺天地之造化,光光这叫侦查守卫之物,便可代替火把照亮四方,而且隐秘无比,若是此物能早些出现,咱们和关外异族厮杀用得着死上这么多人么。”

淡淡的回应声自张羊的身后响起,来自盘腿修整的大戟士中一位,四人年岁皆不大,二十五岁出头,而此四人还有另一重身份,兵宗子弟,因此其双眸之内布满猩红杀意,一言一行皆极为果断,令行禁止,毫无废话。

五十息之后,猪牛二兄弟魁梧身影重新出现在附近,对着彭木摇了摇头,随后在这地底之下洞穴中休整的众人都陷入了沉默,开始调息蓄力,因为所有人都明白,接下来才是硬仗。

丛林地底之下的暗河,没有任何光线,难以辨认方向是一难点,从不计其数错综复杂的支流中找到流向矮山底的那一条是另一难点,更为艰难的是暗河之内并不太平,反而危机四伏,其内凶猛异常的水中蛮兽,犹如饥饿了无数年的狼群那般,对着这十人小队发起猛攻,造成了不少麻烦,张羊肩般上的狰狞伤口,就是最真实的写照。

百息时间眨眼便过,要想内外同时完成进攻,那么彭木等人就必须加快速度,因此彭木站起,紧盯着平静的水面,刚想张嘴开口,突然水面泛起一阵涟漪,所有人见状全部站起戒备,随后两个脑袋在湖中钻出。

山子和小刀二人刚一钻出水底,便犹如鲸吞一般,张嘴深吸一口气,随后晃了晃有些缺氧的脑袋,在其余人的帮助之下,爬出水面。

作为精锐斥候,无疑要适应任何环境之下的作战,水中自然是重中之重,因此山子和小刀二人憋气的时间比其余人都要长,故可一刻不停地直接向着前方继续探路。

山子抬手取出一瓶净化药水,仰头喝下的,随后抹了一把脸,看向彭木,直接张嘴开口道:

“运气不错,前方有大发现。”

此言一出,所有人的眼睛一亮,全部看向山子,等待着其后续的话语。

“此座南蛮岛屿,虽然被丛林整个覆盖,但是其主要地势为东高西低,因此整个地下暗河的流向是由东向西,包括支流也不例外,因此可以用一枚树叶上的纹路来形容整个地下暗河的分布。”

说道此处,山子抬起右手,指向面前的水面,继续开口道:

“树叶中间最大的脉络好比是我们此时所在的主河道,那么其余自然形成的支流,方向应该是朝西,但是在前方不远处,出现了一条支流竟然向东。”

山子的话音刚落下,其身旁的精瘦青年小刀便直接开口补充道:

“而且我注意到,那条支流表面极为光滑,就像是被锋利的武器直接切开一般。”

“我曾经亲眼见过荒民祖庭,其名为为地神鼹鼠,双爪自带切割大地的锋芒之气,因此可以断定那处就是流向矮山底部的支流,就是地神鼹鼠挖出,其内存储着荒民祖庭的宝贝贡品,而我们要做的很简单,将让那些储存于水中的贡品,大方地随着地底暗河流向整个南蛮丛林,让所有河中的蛮兽都饱餐一顿。”

彭木语毕之后,深吸一口气,直接向前一头扎入冰冷的水中,随后那来自兵宗的四位大戟士二话不说,同样吸气跃入。

“让暗河里的蛮兽饱餐一顿,听起来怎么这么不爽呢!”

肩膀已经几乎恢复的张羊嘟囔了一句,将扭曲破开一个大口的肩甲按回,随后最后一个跃入水中。

整个人迹罕至的地下暗河洞穴再次恢复寂静,只有那隐去身形,孤零零插着的侦查守卫,在无声地述说着,这里曾经来过一队勇士。

。m.